师姐

《不老魔女和她收养的孩子·上》

*原作/古校夜游神
*cp/辰六
*预警/有ooc,有年龄操作
*本作为平行延伸,与原作剧情无关

《不老魔女和她收养的孩子》
1.
不听话的小孩闯进了魔女的森林,天空开始淅淅沥沥的下起了雨,不听话的小孩生了病。森林里的游灵飞舞着,来到了魔女的屋子里,它们七嘴八舌的说着——
[有一个小小的孩子]
[有一个脏兮兮的孩子]
[有一个生了病的孩子]
[他闯进了我们的森林]
红发魔女挥了挥手上的法杖,停止了正在下的小雨,在游灵的带领下,找到了这个可怜又无辜的孩子。察觉到有人在靠近,孩子缓慢的睁开了双眼,就听见魔女问到:
“你还好吗?”
2.
红发魔女把可怜的小孩带回了木屋里,看着脏兮兮的孩子有些无语,魔女询问黄皮书:“该怎么处理他呢?”黄皮书回答道——
[生病了,就要喝药]
[受伤了,就要治疗]
[变脏了,就要洗干净]
魔女开始变得匆匆忙忙,她挥起了法杖:水都到锅里去,火请点燃吧,书请翻到治疗药水的那一页。
“至于你们……”魔女对着游灵们说到:“去把他的衣服脱掉。”
原本冷清的屋子里变得忙碌,因为这个误闯的小孩。红发魔女艰难的把孩子全身洗了干净,再把以前的衣服变小,给孩子穿上。这是一个可爱的孩子,他长得很好看,魔女是这么想的。
但是,游灵们说——
[但是他的胆子有点小]
[因为这个孩子看到魔女的第一眼就呜呜地哭了]
孩子哭着问到:
“请问你是要吃了我吗?”
3.
孩子住进了魔女的屋子,他告诉红发魔女:“我是一个没人要的孩子”
魔女听完想了想,让这个孩子住进来。当孩子和魔女一起住了很长一段时间,从春天到秋天。孩子发现红发魔女和故事书里的完全不一样:
她是一个很有趣的魔女,每天吃的不是人,而是普通的食物,她最喜欢的是蘑菇汤和甜果酱。
她是一个有点懒的魔女,她总是会挥舞她的法杖,用魔法让脏衣服自己洗自己,让面粉鸡蛋和牛奶自己混合好,让可爱的小光点帮她端东西……
她是一个很温柔的魔女,她会在温暖的午后拉着他看书,会在清凉的黄昏叫他一起喝茶,不厌其烦的给他讲睡前故事。
孩子偷偷看着魔女的睡颜,在心里想:
“比爸爸好多了。”
4.
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,从秋天到了冬天,当第一场雪悄悄的落下,魔女对着孩子说:“我要去参加一个聚会,一个只有魔女的聚会,我不能把你一个人放在家里,你愿意和我一起去吗?”
孩子乖巧的点了点头,魔女拿来了厚重的斗篷,当所以东西都准备好了之后,魔女在屋子里用法杖敲了敲屋子的后门,当门打开之后孩子来到了他从来没见过的森林。
这个森林的木头都是黑色的,到处都积满了银白雪,天空是灰色的,一切景物都那么分明,魔女牵着孩子慢慢的向前走,他们来到了一颗巨大的黑树前,魔女又用法杖敲了敲树根间木门,她说:“只有魔女的聚会,魔女集会……”
木门应声而开。
里面已经坐满了人,当红发魔女走了进去,大家都看了过来。魔女紧紧的牵着孩子的手,一个金发的魔女调笑的问到:“你好像带了什么好玩的东西。”接着孩子听见有人称呼他的魔女为:
“不老魔女”
5.
红发魔女活了很久……久到没有人知道她是什么时候出现的,久到没有人知道她到底叫什么了。所以大家统一了称呼——
[不老魔女]
红发魔女是最特殊的魔女,她有一头少见的红色直发,有一双没有任何花纹的手,当然长寿和不老也是她特殊的代表。
孩子认为[红发魔女]和[不老魔女]都是别人对他的魔女的称呼,他不想这么称呼她。在孩子绞尽脑汁思考的时候,魔女回答了对方问题。
“我收养了一个没人要的孩子,现在他是我的了,只属于我了。”
接着魔女牵着孩子入座,当她坐下之后,一个声音大声的宣布,魔女集合开始啦。
魔女让孩子坐在自己的腿上,因为没有多余的椅子。孩子看着蓝色的小光点搬着一盘又一盘的点心,觉得有点新奇。但转眼又被盘子里他从没见过的点心吸引过去。
孩子转头问抱着他的魔女:“我可以吃吗?”
“可以。”魔女回答:“不过不能太多。”
集会里的魔女们已经开始互相问候,轻声交谈。从天气到衣服,从食物到邻居。 不老魔女从来不会让自己成为集会的主角——所有魔女都经常会养些什么。
直到不老魔女撤开孩子面前的的点心,换成了加了牛奶的红茶,孩子才开始环顾起四周,坐在他左边的魔女剪了一头利落的短发,但却留着稍长的刘海。她似乎没有与人交谈的意愿,只是带着微笑静静地听。
“她是现任先知,能预知未来。”不老魔女在孩子的耳边轻声解释。孩子点了点头,表示知道。然后转头,继续悄悄的打量别人。
孩子注意到了一个魔女,她很奇怪。她一直低头把玩着手里的杯子,似乎心事重重。
然而下一瞬,她放下杯子,开口说:
“那个…请听我说…我爱上了一个人类。”
6.
她的这一句话,让整个集会都安静了。大家都看向了她,而这位魔女立刻就羞得满面通红,她的脑袋更低了。她用手扯着自己的麻花辫,小声的开了口——
[我爱上的那个人类]
[是一个很温柔的人]
[他是一个画家]
[他经常来我的花园里写生]
[他并不讨厌我]
[也不讨厌任何魔女]
[我希望能嫁给他]
除了先知和不老魔女,大家都面面相觑,有些不知所措,就算这是个和平的年代,也不太可能有人类会喜欢上一位魔女。
最先开口的是不老魔女,孩子在她的魔法下已经睡去。不老魔女对这位情窦初开的少女说:“有一些事实,我希望你能知道,暂且不论你会如何,假如你嫁给了这位年轻的画家,他将会收到恶意的眼光,恶意的揣测。你们未来的生活可能会在东躲西藏中度过。”
金发魔女也开口道:“人类本身就很脆弱,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会离你而去,或者把所有的错误都推卸给你。”
这位年轻的魔女在这时抬起了头,语气坚定的回答:“即便是这样,我任然希望能够嫁给他。”续而就低头小声的说:“就算藏起双手,遮住耳朵,封印魔法。”
又是一片寂静。
不老魔女把孩子抱起,轻轻的递给先知,让她代为照看一下。然后起身:“那好吧,大家举杯,我们一起代替沉睡的神……”她拿起了茶杯,接着道:
“祝你未来幸福。”
7.
魔女牵着孩子走在某个小镇的大街,她们需要买些吃的回家。路上两人都一言不发。在这期间,孩子多次抬头,希望能看见她的脸,想知道她现在怎样了。但是宽大的斗篷帽子几乎完全遮住了不老魔女小巧的脸,孩子什么也看不到。
魔女和孩子拐进了一条小巷,小巷的尽头有一扇破旧的木门,魔女拿出法杖敲了敲,她说:“你想要的都在这里。”
木门应声而开。映入眼帘的是各式各样的小玩意。孩子看见距离天花板很近的地方飘着许多小花,粉粉的,发着柔和的光。而魔女则是摘掉帽子,大声说:“箜篌先生在不在!”
回应魔女的是一扇渐渐打开的门,一位金发的男子从里面走了出来,他笑眯眯的问:“请问需要什么?”
孩子躲在魔女的身后,用眼神打量着这位老板,他留着长发,随意的束在脑后,衣服相当花哨,看起来很轻浮。箜篌先生显然注意到了这个孩子,他半开玩笑的问魔女:“呀…难得你会重新对人类感兴趣呢…不老魔女小姐。”
没人理会他的这句玩笑,“我需要一些面粉,牛奶,鸡蛋,水果,和猪牛肉,还有一些初级法术的书。”魔女思索着“请明天早上送来。”
箜篌先生点头,然后又转身进了房间。
魔女拉起孩子的手,向门口走去。而这次推开门,她们回到了森林。天已经很黑了,森林里没有什么光,孩子拉着魔女的手一步一步的往屋子走。
是孩子先开的口:“你不喜欢被称呼为不老魔女对吗?你是有名字的对吗?”
“是的,我有名字。”
“能告诉我吗?”
“魔女的名字不能随便被人知道。”
“那,那我能给你起一个只有我能叫的称呼吗?”
“可以。”
在屋子的门口,两人不约而同的停下了脚步,魔女转身蹲下,让自己与孩子平视。孩子没有放开牵着魔女的手,就这么拉着,他说:“斗篷上的这串数字是什么?”
“是我的生日。”
“哦,我知道了!”
“嗯。”
“我先告诉你我的名字!我叫迟辰。”
“嗯。辰辰,可以这么称呼你吧。”
“可以!因为你出生在壹拾陆号,我想叫你‘妖六’,可以吗?”
不老魔女勾唇笑了,她站起身,拉起孩子信手郑重的回答:
“当然可以,我们该回家了,辰辰。”
8.
在不老魔女,也就是妖六,她有一整个壁橱的书,占据了床边的整面墙。
而在这之中,黄皮书是一本用来记录,妖六对人类的见解,感悟和疑问的书。用“书”来称呼他有些言过其实了,他仅仅只是一本笔记而已,但在妖六身边经历了漫长的岁月,他有了自己的灵智,从死物,变成了灵物“魅”。“黄皮书”是他对自己的称呼。
黄皮书里有这么一句记录——
[人类有一个无法解释的特点]
[当人类拥有了爱(爱着或被爱着)]
[那么对于他们而言]
[时间的流逝会变得很快]
这句话其实不仅可以用于人类,现在也可以用到妖六身上了。
只是起床,洗漱,吃饭,打扫,教导迟辰,吃饭,睡觉,下午茶,运动,吃饭,睡觉,就这样一天就结束了。然而就只是每天重复做了同样的事,两年就这么过去了。
这位不知道多少岁的魔女偶尔会坐在书桌前,感慨的想着:以前为什么不觉得时间过得这么快……难道“爱”是一种时间魔法的名字吗?
又是一天清晨。
9.
迟辰要学的东西其实很多,剑术,弓术,体能,甚至还有魔法。
魔女之所以会被当做异类,是因为她们与生俱来的天赋和特征,她们天赋是能与动植物交流,天生就会魔法。而特征就是会有一对尖耳朵和一双满是黑色花纹的手。这些在人类看来,是罪恶的象征。
普通人是无法学习魔法的,但事实总要有特例,就有这么一种人类,他们自称法师。法师的天赋是能看见空气中流动的法力,然后加以利用。而法师的特征是他们有着与普通人类不一样的眼睛。
迟辰拥有的,是法师的天赋,但似乎没有任何特征。妖六问过箜篌先生,他是个退休的法师,妖六问他,迟辰这样算什么呢。
箜篌先生查阅了所以的相关书籍,最后得出结论,这孩子应该是个天生的法师,但因为出生的地方相对贫瘠,没有资源让他身体里的天赋生长。现在和你待久了,被刺激到了,原本停止生长的天赋,在高浓度魔法的环境催生下开始生长了。至于特征,长大了就会显现了,这是好事。
妖六走到二楼的阳台,这里能看见迟辰在一楼的小院里和游灵们练习初级防御魔法。她的心里其实有些不安。总感觉很快会有坏事发生,所以只能尽可能快的让迟辰拥有保护自己的能力。
一只游灵呼呼的朝着妖六飞过来坐实了妖六的预感——
[靠森林最近的镇子里]
[男人们都拿着武器]
[女人们都在哭泣]
[他们要求红发魔女]
[把他们的孩子还回去]
10.
妖六对此毫不知情,她并不知道孩子们都去了哪里,或许他们已经被罪恶的狂徒,带进了地狱。不过无论真相如何,人们也不会相信,因为她是魔女。至于为什么人们会把责任推到她身上,这一点无从知晓。
游灵们催促着妖六——
[离开这里]
[逃离这里]
[远离这里]
[我们要赶紧收拾东西]
打开封尘已久的行李箱,将重要的东西装进去,时间已经不多了,噩梦即将来临。
“辰辰,我的孩子,我们该离开了。”
11.
迟辰倔强的站在门口,他不愿意走,妖六非常的无法理解。年仅九岁的孩子开口:
“让我替你承担一切吧!因为我爱着你。让我来阻止,噩梦对你的侵袭。”
妖六,不老的魔女,她说到:
“你又能阻止什么呢!这些人已是被偏见和仇恨驱使的魔鬼!你又能做什么呢!”
“这里是我的家,我会这么告诉他们,这里没有什么魔女,我的父母死于猎物的嘴里。这里只有我,没有魔女。”迟辰告诉妖六,他的办法,他的打算:“如果我们都离开,他们一定会对你通缉,把错都堆到你的身上。如果我在这里,他们就会冷静,因为这里住着的是人,不是魔女。”
迟辰拉起妖六的手再次开口:“因为我爱着你,所以我们就此分离,让我来保护你,我的魔女。”
当人们闯进了魔女的森林,找到这独立的小屋时,这里只有一个孩子。他抱着书大声的宣布:
“愚钝的人啊!这里没有魔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[上卷·完]

令我害怕!hhh

泡面是个啥操纵

《听灵说》——似是故人来

    “小北……”

    “小北啊……你……”

    藏鸿静静的听着耳旁的呼唤,一时分不清这是现实还是梦境。

    这是师父的声音,虽然四年没听过了,但还是在第一时间分辨了出来。师父已经死了,被他的友人杀害,死在了淮江北岸。藏鸿看不见,但这不妨碍她站起身,摸摸索索的探向声音传来的地方。

    “别过去……”“别过去!”“不要过去……”“不……”耳边是各种器灵,物灵发出的阻止声,这是再告诉被迷惑而执着的藏鸿,前方是个陷阱——今天是七月半。
   

《信》
    ——2018.8.25.柒月拾伍日(农历)
祝贺你获得了新生,我们的神灵,愿未来你也同样再无烦恼,先现在这般无忧无虑。

找文

谁知道《孤塔》是哪位太太写的,劳烦指个路,我怎么也找不到了。(இωஇ )

找文

忘了是谁写的,也忘了是叫啥,是一篇大概是讨论楼的文,江澄的ID叫一颗帅橙子,WiFi的叫丰神俊朗[大概],还有叫蓝兔子的……是讲校园的,就记得这么多了。
劳烦知道的道友指个路,谢谢!ოර⌄රო

找文

是一篇杰佣同人[打滚],两个都是主播,奈布是退役军人,退役后被空军收养,让后闲来无事做了主播?[好像是这样]……杰克也是主播不露脸,后来两人去参加了一个主播线下见面会……让后杰克问奈布,你怎么看待同性恋,奈布回答说,我是个退役军人,在军营里,没有什么女人,所以他们内部消化了,然后……
我就记得这些,有哪些好心的同好,能帮帮我吗?拜托了!ฅ ̳͒•ˑ̫• ̳͒ฅ♡爱你

我的藏鸿!  \(*ΦωΦ)ノ
我的师姐!*٩(๑´∀`๑)ง*

我爱伍六七!不管是失忆的伍六七,还是第一刺客柒,我都爱他!

这一次的皮肤讲的应该也是一个故事,大家一起来看看吧!